恐怖的兹卡病毒和蚊子大爆发造成严重危害…这或许与全球暖化脱不

234浏览 分类:B心生活 2020-07-09

恐怖的兹卡病毒和蚊子大爆发造成严重危害…这或许与全球暖化脱不

2015 年是历史上最热的一年。也是在这一年,畸形婴儿数量的上升成为了全球公共卫生突发事件,而在巴西爆发了一场由喜爱高温的蚊子传播的一种疾病。这是巧合吗?
科学家表示,他们得需要多年时间才能弄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并指出了一些可能在这场危机的爆发中扮演了更重要角色的因素。但同一群专家又补充道,兹卡疫情以及与其相关的登革热的传播在一年内感染上亿人,且其中成千上万病例死亡,这应该被视为一种警告。
未来几十年里,由于全球变暖,携带这些病毒的蚊子的种类範围可能会扩大,它们的生命週期也可能会加快,这些都将导致病毒在诸如美国等温带国家更深入的传播。
近期的研究表明,随着全球温室气体持续的大量排放和人口的快速增长,在最坏的情况下,到本世纪后期,受到相应蚊子威胁的人口数量将至少翻倍增长,从现在的约四亿人上升到八或九亿。
「由于气温持续升高,限制蚊子的活动将变得更为困难,」 安德鲁.莫纳汉表示。他在科罗拉多州博尔德的国家大气研究中心研究气候与健康的相互作用。「气温越高,它们由卵发展到成虫的速度越快,孵化病毒也就越快。」
目前,即使还未被证实,但气候变化已经被怀疑是人类和动物身上一系列疾病的触发因素。疟疾蔓延到了东非高地,莱姆病在北美的发病率不断上升,被称为蓝舌病的一种严重牲畜疾病也被传播到了欧洲的某些地区,而那里曾经的气温是不足以让该病毒肆虐的。
专家们在採访中指出,有史以来没有任何一种传染病是单个变数的结果。
相反,传染病总是涉及基因、生态、气候和人类行为间的相互作用,要让科学家们将这些促成因素一一釐清是极为困难的。「其中存在无比的複杂性,」 沃尔特.J.塔巴西尼克表示。他是佛罗里达州医疗昆虫学实验室的一名教授,该机构是佛罗里达大学在维罗海滩的一个分支。
兹卡和登革热的疫情就是案例。这些病毒大部分由埃及斑蚊传播,它也是黄热病的元凶。这种生物从很久以前就习惯生活在人类聚居区,并随之进化出了对人类血液的嗜好。
最有利于蚊子的气候带是热带。这一地区的城市经历了爆炸式的增长:几年前,超过一半的人口已经迁移到城市里,可谓人类社会的一座里程碑。然而医疗和水管、下水道等基本公共卫生基础设施的支出却没能跟上。最近几十年来,灭蚊行动也并未有力开展。
恐怖的兹卡病毒和蚊子大爆发造成严重危害…这或许与全球暖化脱不
上个月在巴西勒西腓,47 岁患有登革热的 Sérgio Benedito dos Santos。
蚊子在蓄水容器中产卵,这种容器在拉丁美洲城市的巨大贫民窟内尤为常见。由于自来水供给不稳定,那的人们会在天台的水箱、水桶和其他类似容器中蓄水。旧轮胎和其他杂物也有可能成为蚊子的栖息地。
在兹卡病毒快速传播的区域,在住家附近蓄水是司空见惯的。2015 年登革热的突然肆虐则发生于巴西最大的州——圣保罗。
2015 年在巴西,登革热总计造成至少 839 人死亡,相较前一年增长了 40%。全球範围内,登革热每年会导致超过两万人死亡。
在採访中几位专家表示,由于城市化、人口增长和国际旅行的增多,暴露在疾病威胁之下的人口数量急剧扩大,此为传染病爆发的一个主要原因。至于气候变化,他们只将其视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虽然他们不明白温度的上升和其他天气变化对疫情爆发有着何种程度的影响,却也理解其中一些潜在的机制。
蚊子主要依靠花蜜生活,但母蚊子需要吸取人血来保证产卵所需的蛋白质。如果母蚊子叮了一个已经感染登革热、兹卡或其他几种病毒的人,它便从此携带了病毒。
在蚊子通过后续的叮咬把病毒传播到另一个人身上前,病毒必须在其体内繁殖一段时间,而气温越高,这个孵化期就越短。此外,更高的气温也在一定程度上让蚊子成熟得更快。
随着气温升高,「你事实上加快了蚊子的整个繁殖週期,」查尔斯.B.比尔德说。他在亚特兰大的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研究昆虫传染病, 同时领导着科罗拉多州科林斯堡的一个研究机构。「当人口更多,蚊子的后代也更多,再加上同处一个比原先更温暖、更潮溼的气候中时,你的风险也就随之成倍放大。」
埃及斑蚊在美国南部广泛存在。近期,在美国最为温暖的地带,登革热已有短暂的爆发,而眼下则正在夏威夷爆发。但由于纱窗和空调的普及,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被传染上疾病的风险要远小于那些较贫穷国家的人们。
蚊子不会肆虐于有严寒冬季的地区。一些研究表明,持续的气候变暖将令蚊子能够在未来几十年里到达北美的更多地区,不过这代表了多大的疾病风险还尚未可知。
埃及斑蚊和自己的表亲白线斑蚊处于竞争中,后者也已经在美国活动了起来,而且更能适应寒冷天气。但在一个较炎热的气候中,它们中的一方是否能击败另一方还不得而知。而且白线斑蚊传播寨卡或登革热病毒的能力有多大也还尚不清楚。
原则上讲,全球持续变暖的风险并不仅仅波及温带国家,它对热带国家的高海拔城市一样有所影响。例如,研究人员就正在对墨西哥城保持着密切关注。
墨西哥城的市区和郊区总计拥有 2100 万人口,是整个西半球最大的都市。墨西哥的低洼地区被埃及斑蚊和它们传播的病毒深深困扰,但这个国家的首都却坐落于一片山上平原,并且直到目前为止,它对蚊子来说还是一个过冷的环境。
但气温正在上升。最近,墨西哥城附近已经探测到了少量蚊子。
「不夸张地说,蚊子就在山脚下,」 莫纳汉博士说道。「我认为只要气候条件变得再适宜一点,病毒传播的可能性就无需多言了。」
真的太可怕了…
人类再不自觉迟早有一天把自己搞死!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